新浪重庆 资讯

天不亮就出发 他们成为阻断病毒传播的“一道防线”

在打好打赢疫情歼灭战中,干净整洁的城市环境卫生,也是阻断病毒传播的一道防线。

为了筑牢这道防线,很多环卫人天还没亮就已经出发,在高风险区、封控区、隔离点收运垃圾。

他们一个点接着一点,不停忙碌,只为让垃圾收运得更及时,将二次污染的风险降到最低,保障城市的正常运行。

天还没亮就出发 经常要忙到天黑

29岁的周贵川是重庆江北区固体废弃物运输有限公司的一名垃圾收运车驾驶员。7月入职时,他就主动申请要去隔离点收运垃圾。于是这几个月,白色防护服成了他的工作服。

“心里还是有点担心,但这些事总得有人做。”周贵川说,自己以前驾驶的是大货车,穿上一身防护装备开车,一开始还是有些不习惯: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一个上午都不能喝水,不能上厕所,可以说是备受煎熬。

但是每当看到自己去过的地方都变得干干净净,周贵川心里还是很有成就感。

这段时间,周贵川变得更加忙碌。他的收运范围从隔离点扩大到了高风险区、封控区。为了及时收运这些区域的垃圾,他每天早上4点半就要起床出发,经常要忙到天黑。

“我们累一点,大家的风险就更小一点。”周贵川说,因为疫情防控期间收运垃圾需要闭环管理,他已经半个多月没有回家。

奔波于高风险楼栋收运生活垃圾

今年55岁的孟文云是重庆市固体废弃物运输公司有限公司北部分公司生活垃圾收运驾驶员、班组长,从事环卫行业6年。

从10月初以来,孟文云已带领班组员工连续40多天奋战在渝北区疫情比较严重的仙桃街道,开展垃圾收运工作。

凌晨4点半,天还没亮,孟文云和同事简单吃完早饭,准时来到作业车停车场,熟练地对车辆进行全面消杀,然后换上防护服,驾驶生活垃圾收运车往仙桃数据谷驶去。

“整个收运过程我们都是穿着防护服的,大家都习惯了早上少吃东西少喝水。”

孟文云和他的班组承担了渝北区仙桃片区全域几十栋高风险楼栋的生活垃圾专车专线收运工作,每天行程超过260公里。在分配任务时,孟文云总是将线路最长、风险最大的区域留给了自己。

5点钟不到,孟文云和同事来到第一个收运点位。与物业人员一起将已打包好的生活垃圾仔细地消杀、装车后,孟文云又马不停蹄地赶往下一个收运点。

就这样一直忙到中午12点过,孟文云和同事们才将几十栋高风险楼栋的生活垃圾全部消杀装车。

“把生活垃圾收运到车上只是第一步,我们还要确保这些垃圾要安全运送到垃圾焚烧发电站。”

孟文云说,在驾驶过程中,他们会严格控制车速,确保运输途中不撒漏一包垃圾袋,做到安全环保闭环收运,努力切断病毒传播途径。

下午1点半,完成当天收运任务的孟文云和同事回到了临时宿舍。脱下防护服的他们,这才好好地喝上一口水,吃了一顿饭。

“我只是一名普通的环卫工人,做好垃圾收运工作是我应尽的职责。”孟文云说。

每天背着几十斤重的消毒水箱消杀

11月22日凌晨4点半,两江新区湖山路上一阵扫地的“沙沙”声,打破了原本的寂静。

身着橘色工作服的张天菊正握着扫帚,仔细地清扫着地上的落叶。

今年43岁的张天菊是鸳鸯园林工程有限公司的环卫工,她和她的班组每天要负责整个光环片区的换环卫保洁工作。

早上8点钟,天开始亮了起来,刚完成第一轮清扫的张天菊已满头是汗。

“以前这个时候,街上已经都是人了。”

望着空旷的街道,张天菊说,虽然这段时间街上车少人少,但是到了落叶的时节了,工作量还是很大的。

除了清扫道路外,张天菊和班组的同事们每天还要换上防护服,为30多个垃圾箱、12个公交站点、1个轨道站点喷洒消毒水,上午、下午各一次。

装满消毒水的消毒喷雾器有几十斤重,身躯瘦小的张天菊一背就是大半个小时,一天工作下来难免腰酸背痛。

“环卫工作是防控疫情的一道防线,把城市打扫干净,做好消杀工作,可以减少病毒传播。大家都团结起来对抗疫情,我也想多出份力。”张天菊说。

上游新闻记者 刘波 王淳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