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重庆 本地

重庆游乐园向你寄来一份造梦新图景!

新浪重庆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摘要: 这个季节的重庆游乐园绿意无尽,微风拂面,仿佛时间都慢了下来,这里曾是重庆小孩儿们的天堂,更是童真乐趣的发生地,如今这群人已长成大人,以成年人的身份在这里相聚,造出了各自心中的游乐园新图景。

这个季节的重庆游乐园绿意无尽,微风拂面,仿佛时间都慢了下来,这里曾是重庆小孩儿们的天堂,更是童真乐趣的发生地,如今这群人已长成大人,以成年人的身份在这里相聚,造出了各自心中的游乐园新图景。

黄昏是一天之中色彩最丰富的时候,落日映在江中闪着金光,世界的喧嚣散去,而重庆游乐园才刚刚热闹起来,为了探寻人们对游乐园的多元认知,巴山渝水文旅诚挚邀请多位重庆城市资深玩家和内容制造者在摩天轮下再度相聚,大家在这个童真乐趣的地方聊了聊重庆市中心的乡愁,一起探寻和聆听重庆游乐园的改造与更新。

01 | 著名主持人龙勇: “它是我们重庆人共同的重庆乐园”

“在活动开始前,我就已经在这里走了好几圈,回忆起了很多关于游乐园的美好往事。今天来这里首先是以媒体人的角度来看一看重庆游乐园现在到底怎么样,未来将会怎么样。其次是以一个市民的角度怀念一下曾经在这里的美好过往。最后是想从一个自媒体人的角度,把这里的情况告诉给大家:它还在,不仅还在,未来还将涅槃。

2017年10月15号,重庆游乐园摩天轮停止运行的那一天,吸引了5000多位市民跑来这儿观看,因为大家在这里有回忆,这个回忆留存在了每个人的心中。所以游乐园的改造需要抓住人的记忆传承,让其继续传承重庆的城市人文精神,在怀念当中进一步发展。”

02 | 布朗布朗酒吧联合创始人大头:“所有东西核心都应该是人本身”

“我是河北人,2004年来到重庆,到现在18个年头了。我是一个资深的外地重庆人。每次我在店里边都给别人讲,我说欢迎你来。当我到其他城市的时候你从哪来的?我就说我从重庆来的,我自己在这样的乡愁状态里面,一直在游走,就是我发现我在自己原有的故乡面前,我变成了一个异乡人,我在自己现在久居的城市,依然有一点点残存的异乡感,但是这个感觉已经越来越少了。

其实不管做一个酒吧,还是做一个游乐园,我们做的所有东西核心都应该是人本身。我们创造一个空间载体,可能成就的最大的就是社交,这使得有趣有和有共同想法的人们彼此相遇。我们把空间提供给愿意来这里的人,相聚的人多了,文化自然也就慢慢有了。我们能做的事情就是继续把这种来之不易的文化坚守下去。”

03 |  落日集市创始人陈学可:“应该让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

“在任何领域,都应该让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我们在想做好每一件事情的时候,应该是号召大家团结起来,让大家去共创一个事情,做自己擅长的一个事情,而不是自己独自战斗,包揽一切。”

04 | 刀锋书店创始人江凌:“游乐场是不是也可以成为大人的乐园?”

“我相信很多人。看到“游乐园”这个词语的时候,首先想的就是童年,因为它是很多人的童年的记忆和承载的所在。我脑海里首先跳出来一本书的名字,尼尔·波兹曼的《童年的消逝》。这本书里提到了一个观点:童年其实是人们所构建出来一个概念,是从印刷术普及之后,有了学校才出现童年,为什么呢?因为学校变成了一个把小孩放到送进去学得知识的场所,于是一个人的孩童时期就与成人世界割裂开来,这就是童年的来历。有了学校,才有了童年的这样一个概念。那童年的消逝,和游乐场有什么关联呢?

我觉得其中一个非常美妙的观点就在于说,作者讲童年的消逝,还提到了正是因为现代的媒介的出现,大千世界的一切,都以各种媒介传播出来,很多现实体验就被替代了,以此导致童年逐渐消逝。我们称之为后现代的东西打乱了原本的童年生活之后,那游乐园是不是也可以去遵循着这背后的逻辑去改造呢?不再把游乐场想象成是属于小孩子的专属场所,游乐场是不是也可以成为大人的乐园?因为现在大人和小孩都已经无差别地接受各种各样的讯息和文化了,那游乐场是不是可以打造成为大人小孩共同造梦的地方呢?”

05 |樂麓营户外生活服务主理人王玮宁:“这个城市营地一定将是世界级的”

“我一共来过三次重庆游乐园,第一次就是我爸爸带我来的,玩了摩天轮还有其他的游乐设施,印象深刻的是后面两次带着喜欢的女孩儿来这里约会,所以重庆游乐园算是我爱情发生的重要见证地。

再说到重庆游乐园的改造,如果说这里有一块地方能够作为城市营地的方向来打造,那这个城市营地一定将是世界级的,这里的空间感和立体感非常适合露营,以我对现在露营文化的认知,全世界是没有比这更好的条件来做城市营地的地方了,所以我觉得如果在这里有那么一块地能做跟露营有关的活动,将会是一件很出圈的事情。”

06 |实景娱乐行业资深市场专家赵冀鸥:“我是希望这个地方能够挖掘更多文化出来”

“我希望未来能够把这个地方打造成一个类似于迪斯尼的游乐园,能够在吃喝住行上全方位满足人的需求,人们在这个地方如果可以度过三天时光,那一定会比通常来游乐园玩三个小时或半天产生的价值更高。所以我觉得从未来打造来讲的话,我们可以从这方面去思考更多。

其次我是希望这个地方能够挖掘更多文化出来,可以分两部分去挖掘。第一是关注亲子娱乐,需要挖掘出针对亲子的内容体验元素、文化周边等。第二就是抓住重庆人的记忆传承,如果还能够身临其境去了解重庆的文化的话,那么带给人的记忆度是完全不一样的。”

07 | VARI几里设计创始合伙人齐帆:“一个好的城市更新项目,一定是看得见未来的。”

“我成立自己的事务所的时候也一直在思考,重庆虽然有重大、有美院,但是不幸的是整个建筑文化上午发展在国内不算是特别的先锋,这可能与整个城市的开放度和包容度是有相关联的。所以最早关注到重庆游乐园的时候,我觉得它有很大的改造潜力,那就是它有着得天独厚的位置。

其次我觉得一个好的城市更新项目,一定是看得见未来的。改造非常独特的具有文化内涵的城市空间时,需要去保留历史遗留下来的东西,因为这才是真实的过去。我觉得重庆游乐园最大的价值是:它是重庆80、90年代初,很多80后70后市民的一些童年记忆发生地。改造的话我认为就更应该往前看,让它还能承载起这些人的未来生活。”(来源:重庆游乐园)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